君幸酒

我干杯,你随意

啦啦啦啦啦吃糖啦啦啦(/ω\)

苟寒食说道:“没想到,你离开松山军府后,竟是从汉秋城那边一路绕回来的,比信里说的晚了好几天。”

秋山君说道:“离开阪崖去了松山军府,瞧见了家里的人,便一路跟了上去。”

苟寒食何等样聪慧,立刻发现了这句话里的问题,问道:“是谁?”

秋山君沉默片刻,说道:“陈长生。”
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
“陈长生是个不错的人。”

秋山君顿了会儿,然后继续说道:“可惜,不能做朋友。”

他不知道陈长生也有过相同的感慨。

评论(2)

热度(76)